化身“币圈银行” 虚拟币钱包顶风揽客

化身“币圈银行” 虚拟币钱包顶风揽客

本报记者/郑瑜/北京报道

在各路真假难辨的消息炮轰之下,虚拟币市场投机空前活跃,交易量不断上涨,比特币网络严重拥堵。

由于虚拟币除了挖矿获得,便是通过法币场外交易。而在场外交易模式下,银行渠道首当其冲成为了虚拟币交易的重灾区。

日前,有银行表示对于通过银行账户划转虚拟币相关交易资金,将采取暂停账户等措施。外界将上述消息视为,继央行官员公开表示央行正研究对比特币、稳定币的监管规则后,强监管信号的延续。

出人意料的是,一直号称是“技术中立方”、隐于各大法律风险突出的虚拟币“交易所”身后的虚拟币钱包公司却率先跳了出来,欲在银行封堵之下,利用投机者既想一夜暴富又恐惧银行冻卡的情绪,趁势推出号称可以防范银行冻卡的新交易模式揽客捞金。

值得一提的是,在监管表态、银行围堵的夹击之下,比特派钱包(BITPIE Limited)自称“派银行”,高调宣传撮合用户用银行卡买卖虚拟币功能。比特派钱包此番的逆势疾行意欲何为?

不惧监管

在虚拟币的世界里,“钱包”是管理密钥的工具。密钥分为私钥和公钥。私钥用来签名交易,可以证明用户对交易的输出权。“钱包”有其一一对应的“钱包地址”,可简单理解成钱包是银行卡,钱包地址是银行卡号。

由于虚拟币“交易所”通过账号与密码即可登录,虽然用户知道自己银行卡号(钱包地址),但是用户并不掌握钱包地址对应的私钥。这就意味着,用户并不真正持有交易的输出权,只能无条件地信任“交易所”。

而在使用“钱包”是否安全仍有待商榷的情况下,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钱包”却吸引了很多不放心把钱放在虚拟币“交易所”的用户。这些“钱包”功能简单,仅限于管理私钥。

但是在币圈疯狂行情的情绪渲染与盈利远远逊色“交易所”的情况下,“钱包”公司开始有些坐不住了,不再满足于仅仅是管理密钥,而是以某些由头疯狂揽客,在此基础上再向用户宣传收益产品,引导用户募币投向生息资产。

“币圈冻卡潮有多厉害你们知道吗?这次断卡行动让倒卖银行卡的灰产们都暗暗为行业担忧,我们(比特派钱包)当前零冻卡。” 2021年开年以来,比特派钱包在官方微博上不遗余力地揽客。

所谓“断卡”行动,即2020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惩戒治理非法买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活动的通告》,以“零容忍”态度严厉打击非法买卖“两卡”(银行卡和电话卡)违法犯罪活动,进一步加强行业监管,在全国范围内对涉“两卡”违法犯罪人员实施惩戒,深入推进“断卡”行动,全力斩断非法买卖“两卡”黑灰产业链条。

有法律人士曾告诉记者,基于打击“两卡”犯罪的余波,电信行业监管部门、中国人民银行以及公安机关在近期加强了对银行卡资金流水的管控,容易存在疑点的币圈账户,正是司法机关关注的重点之一。

除了顶风揽客,比特派钱包还公然与银行“唱反调”。

5月7日,中信银行禁止账户用于比特币交易的声明冲上微博热搜榜。该声明表示,一经发现通过中信银行账户划转比特币、莱特币等虚拟币相关交易资金,有权采取暂停相关账户交易、注销相关账户等措施。

5月10日,比特派官方则高调宣传其撮合虚拟币买卖功能,表示可以防止国内用户被银行冻结账户。并称,针对银行反向冻结,还有相应办法可以避免。

不过,当记者联系比特派钱包希望了解防范冻卡功能是否有效、是否知悉央行等七部委对于不得从事虚拟币相互之间兑换业务的要求后,比特派钱包官方悄然删去了日前“出金远离冻卡”的宣传(出金原指资金由交易账户划入银行账户的过程,这里指的是将虚拟币卖给他人,变现成银行账户中的法币)。

法律风险尤甚

业内共识认为,“钱包”是一种中性的业务行为。即“钱包”保管着用户的密钥,帮助用户更方便地进行虚拟币交易。

但是,若掺入其他虚拟币收益服务,则上述情况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建议国内大陆的‘钱包’技术供应商,除却要压制对增值业务的欲望之外,也要做好反洗钱等工作,防止被当成共同犯罪进行处理。”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曾撰文提醒,通常情况下,支撑“钱包”的技术是一种中性的业务行为。但是技术不总是中立的,有时候中性的业务与帮助犯仅一线之隔,稍不留神就会站到法律的对立面。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1月20日,比特派钱包发布消息称,自比特派财富(投资获取收益类产品)上线8个月以来,已经累计为用户发放收益近124万USDT(泰达币,即一种号称锚定美元的虚拟币,按当前汇率折合约800万元人民币)。“相关产品本息均已发放到用户的派银行。”

比特派钱包APP显示,当用户完成KYC认证以及电子社保卡、银行流水等资料上传,并通过审核后,平台可在特定模式下撮合用户买卖交易泰达币。最后用户再通过比特派钱包的“币币兑换”功能将泰达币兑换成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等其他虚拟币。

记者看到在比特派钱包APP中,其自称“派银行”,为用户提供撮合使用银行卡交易虚拟币服务,在“派银行”功能之下,其还推出了虚拟币相关的借贷、财富(质押币获得收益)等产品服务。

有律师表示,使用虚拟币进行借贷、投资,似乎不涉及法币交易。但问题在于,若穿透到源头,购买这些虚拟币的资金还是法币(包括挖矿也需要用法币购买虚拟币挖矿机)。所谓的不涉及法币交易属于自欺欺人,是一目了然的伪命题。刑事规制的特点之一是“实质认定”,寄希望于币币交易并不能达成规避集资类刑事规制的目的。

那么,为何“钱包”不甘于技术中立,非要铤而走险下场提供增值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比特币的网络交易平台、过程和规则等都缺乏监管和法律保障,行业缺乏监管与规则。在币圈的共识中,高管身份是否透明、是否人在国内,是虚拟币相关服务安全与否的重要判断因素。

而在比特派官网上,其并未披露管理团队详细信息,仅表示公司于2015年在塞舌尔共和国注册,团队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为用户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等等。

实际上,虚拟币“钱包”生息资产的披露问题与真实性风险,也曾让参与其中的投资者血本无归。

此前,一款虚拟币钱包“Plus Token”在吸引用户超过200万人后,就突然暂停提现“跑路”,国内不少投资人深受其害。

根据央视报道,公安机关立案侦破“Plus Token”案件,其以比特币等虚拟币为交易媒介,打着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的幌子,承诺高额返利,吸引广大群众参与,涉案虚拟币总值超过400亿元。“其联合创始人身份对外披露为前谷歌阿尔法狗算法研究员与跨国公司员工,而经过警方调查,该创始人身份系传销团队伪造。”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